新万博竞彩app > 新万博竞彩app >

两岸60年一瞬 你回来了道尽夫妻离别苦(图)

  七十二岁的作家桑品载看着基隆港上演着热闹,他努力搜寻,那个理当熟悉的港口,六十年前,他第一次下船,第一次踏上台湾的地方,竟是再也看不出当年的模样。打从他糊里胡涂地跟着姐姐登上那艘由舟山橄榄码头开出的海军登陆艇,他的家、他的人生就再也回不去了。不只他,全船的人都是,隔着台湾海峡,历史正卷着两岸人走向不同的方向。

  原来是即将秘密撤到台湾的官兵看上桑家位于浙江舟山渔村的房子,登堂入室住了进来。骑着骏马的连长看上了他美丽的姐姐,想带她一起赴台。不识字的母亲做了决定:“带她走,连弟弟也一起走。”他夹带赴台,不料姐姐临上船时却被赶下。他在基隆码头讨过饭,再当了二等幼年兵,“是所谓‘老兵’中最年轻的。”

  上个世纪,国共内战,据学者李筱峰估计,仅一九四六年到一九五二年,就有两百万军民涌进台湾。这是史上罕见的人口大迁徙,台湾全岛人口暴增为七百八十多万人。

  在两岸对立的年代,留下许多荒谬故事。台湾小学课本里的“水深火热的大陆同胞”是吃树皮、啃草根,大陆课本则是“蒋帮”治下的台湾同胞“吃香蕉皮”。

  其中,当年台湾最“经典”的教材是当年中小学生必读的“南海血书”,一名漂流海上的越南难民阮天仇在礁石上以指尖鲜血在白衬衫写下难民血泪,塞在海螺中,被渔民发现。公布之后,成为七十年代台湾在风雨飘摇中“处变不惊”的教材。

  但任教中学的前“立委”林浊水投书踢爆:血书是假的,又累又渴的难民哪有那么多的血、那么大的衬衫,写下这么长的故事?

  封锁的两岸,由天伦亲情做为破冰的第一步。一九八七年,蒋经国开放大陆探亲,流离半生的老兵们可以回家了。

  少小离家的桑品载终于返乡,“我跪在父母坟前哭得几乎昏厥”,也才知道,母亲当年作主让桑品载随军来台,“父亲气极了,拿扁担追打她。”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母亲因营养不良死了。父亲后来得了肝癌,没钱医,断气前还说着:“只要让我跟台湾的儿子见上一面,我就好了。”那是开放探亲的前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