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万博竞彩app > 新万博竞彩app下载 >

一入侯门深似海的美国研究院

  笔者在英国殖民地政府统治下的香港成长,以往对英式精英主义教育十分反感,后来因为美国式的“有教无类”,我才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所以在教育上一直“反英崇美”。不过,多年来目睹了美国教育制度的怪现象之后,现在不得不修正一些想法。

  在美国读硏究院,可以用“一入侯门深似海”这句话来形容,无数青年人将七至十年青春消磨在攻读博士学位里面,若有学生希望三四年内毕业,教授会认为这是不可能办到、不应该接受。而读硕士也要花掉两至三年光阴。

  在大西洋彼岸的英国,考取博士学位只需要三至四年时间,一些在英国读书的朋友对我说:如果学生的进度缓慢的话,教授会想尽法子催谷他快点完成论文。而英国的文学硕士(MA)学位亦只需一年时间就可以完成。有些大学甚至不需要学生走学士程度和博士程度之间的硕士桥梁,例如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的学士,毕业之后若干年,即使没有再进修任何课程,学士学位会自动升格为硕士学位。而且,大部分硏究院都可以接受具有学士资格的申请人报读博士班,故此,在英国二十多岁的年轻博士并不罕见,相对之下,美国的博士毕业生年纪偏高。

  众所周知,英国教育制度的法律学院、医学院属于学士课程,但是美式的律师、医生训练属于硏究院课程,换言之,在美国,若你想成为律师、医生,便需要花多几年时间。美国管理学大师常常强调效率,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硏究,证明用了七年时间训练出来的博士,学术程度远超过三年毕业的博士,或者英国式的律师、医生,其专业水平不及他们的美国同僚,倘若两者是不相伯仲的话,那么美国制度便十分缺乏效率。

  笔者并没有做过任何科学硏究,但是基于个人经验和心理学常识,我认为时间拖延得越长,结果可能会更加糟糕。许多学生在进入美国硏究院的时候满怀大志,到了第五、六年还未能“打出木人巷”,便开始失去学术理想,到最后不理三七二十一,只求交差。

  对整体社会来说,这种“马拉松”教育是弊多于利,现在大多数美国科学项目的硏究生都是外国学生,本土人反而变成了少数民族。一位美国人坦白说:“读了个博士学位之后,我可能还需要读‘博士后’(Post-doc),博士后的一年薪水只有三四万美元,之后做个助理教授,年薪只有五、六万。将那十年光阴用来工作,我肯定可以平步青云。”

  为什么讲求效率的美国文化,会容许教育制度消耗庞大资源而得到与资源不成比例的效益呢?我猜想这与美国文化重视“宏大”有关。几十年前,美国三大汽车厂制造的汽车是名副其实的巨无霸,汽车需要大量钢铁材料制造,由于车身笨重,故此耗油量极其惊人,若果不是在七十年代三大车厂受到日本小车的挑战,这种“宏大”但又缺乏效率的汽车会延续一段长时间。中国第一电器名牌海尔的执行董事长,曾经细心研究不同市场的文化,他指出美国消费者仍然喜欢“宏大”。也许,美国教育制度是宏大取向文化的表现,许多我认识的教授都认为干净利落的东西总是有点不足,他们认为要花长时间、大量金钱、复杂方法的才算是硏究。

  当年日本的挑战改变了美国工业,也许美国教育也需要面对英国、欧陆的挑战。(摘自《澳门日报》;作者:余创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