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万博竞彩app > 新万博竞彩app下载 >

的“人生三部曲”

  报载以前“中华民国总统”的名义,控告美国总统奥巴马和美国国防部长 盖茨,要美国负起占领台湾的义务。笔者闻讯,不禁莞尔,概言之,之“人生三部曲”乃是“始于台贼,继为台奸,终于台渣”,自诩“台湾之子”,实为“台湾之耻”,难怪此举,连也不敢响应,可见,岛内人士皆明白,已经是个被钉在了历史“耻辱柱”上的小丑。

  《三国演义》中写道,祢衡痛骂曹操是“六浊”之徒:不识贤愚,眼浊;不读诗书,口浊;不纳忠言,耳浊;不通古今,身浊;不容诸侯,腹浊;常怀篡逆,心浊!今日之,不但“六浊”俱全,而且是常怀“贪婪之心”,甚至到了“锱铢必贪”的地步。台北地院判词痛斥道:被告“为一己之私,纵容家人与身旁亲信,以权生钱……国务,至此竟沦为总统之家族零用金”;被告“当知‘一家仁,一国兴仁;一家让,一国兴让;一人贪戾,一国作乱’、‘风行草偃、上行下效’不变之理,却公开高举改革大旗,私下行贪腐之实,滥用‘总统’职权,上从假借‘国家’经济科技发展政策,下至公股投资职位,均能以金钱交易牟利私囊”。据此,定性为“台湾之贼”,当不为过。

  判词一下,台湾岛内朝野震动;举岛上下,舆情民意莫不拍手称快。人皆云,天地之间自有公理。之贪,铁板钉钉。然又是何等奸诈狡猾,深知,欲摆脱司法公判,唯有把水搅浑,于是乎,一是祭起“贪腐人人有份”,把昔日“战友”,不论“天王”还是“地王”,恨不得咬死陪葬;二是祭起“”邪旗,声称自己是为“”而“献身”,是故,“反扁即反独,挺扁即挺独”,以此召唤“”死硬分子,封住党内异见人士之口。但随着案情的逐渐披露,此两招皆难以奏效。于是,就在案情大白于天下之际,祭起最为人所不齿的“卖台术”,借旧金山和约荒谬之处,欲把台湾硬拗成美国占领之地,借美国人之手,行逃之夭夭之实。惜乎哉,此招一出,不但连主张“”的不敢认同,连美国方面也不领这个情,不愿与此类宵小为伍。境外舆情一针见血:美国行政部门对扁案的态度,已经透过“不愿表态”而表态,是当年白宫、国务院的头痛人物,扁案又是涉及贪渎的司法案件,美方岂有插手可能。至于美国个别学者、议员的声援,看来也是形影相吊;道理很简单,大家都不是瞎子,不可能没看到扁家拒绝交出海外数十亿元密帐的那副嘴脸。在此情况下,跟着扁家起舞、去声援所谓的“司法人权”?岂非笑话!据此,定性为“台湾之奸”,亦不为过。

  纵观此生,一“滥权”,二“揽钱”,居庙堂之高,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台湾银库空虚,台湾苍生涂炭。台北地院判词说得好:被告“知法犯法,以空前繁复手段将不法所得洗至国外”,“秉其权势,视社会基柱之法律为无物,再肆意冠以政治干预,不愿循正当诉讼程序,每每以政治干扰司法,不论法律、证据,不提自家异于正常收支之巨额资产,言却必称司法迫害云云,显然对犯罪明确已然自知,仅侥幸图政治势力介入解决而已,身为法律人,却视司法为玩物”;被告吴淑珍“非但不能力持清廉,反而每每藉权势地位,获取巨额私利,公款私用”;这对夫妇,“其2人行止均对司法信誉破坏至深,及其2人之素行、生活状况、智识程度、犯罪不法所得之高令人咋舌”。台湾舆情早已指出,上下500年,这对夫妇是台湾罕见的“第一贪腐家庭”,据此,定性扁夫妇为“台湾之渣”,正恰如其分。

  简言之,一案充分证明根本不是什么“台湾之子”,而是“台湾之耻”。但,一案同样彰显了台湾的社会和司法的进步。大陆著名学者俞可平先生曾云,民主是个好东西。狠狠地玩了一把“民主”,但最终还是身败名裂于民主和阳光之下,“尔曹身与名俱裂,不废江河万古流”。据此,笔者相信,是“既躲不过初一,更躲不过十五”,道理很简单,奉行民主进步的台湾又岂能成为之流的掌中玩物!正当本文结束之时,传来台高院合议庭裁决继续羁押的决定,不亦快哉!(本文作者为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上海台湾研究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