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万博竞彩app > 新万博竞彩app下载 >

究竟是谁不识时务?

  围绕这美国对伊动武,最近的国际社会异常热闹。美国领导人或派特使、或打电话,游说各国支持美国立场,为此,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这两个美英铁哥们儿争先恐后愿助“盟主”一臂之力。英国还拉上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和丹麦等七个北约国家的领导人发表“欧洲各国必须与美合作”的公开信,齐声支持美国动武立场,而被北约“和平伙伴计划”招降的立陶宛、爱沙尼亚、罗马尼亚等东欧十国更是与美国步调一致,一致声援美国。但即使这样的架势也无法改变德法两国的反美立场。法国领导人不仅与先后到访的德国、俄罗斯领导人一唱一和,反对美国立即对伊动武的立场,而且更令美国人恼火的是,法德两国还拉上比利时,在北约理事会中,公然反对美国的提议,阻止北约在美向伊拉克开战后向土耳其提供军事援助的计划。

  虽然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指责法德比三国的做法,但他仍不失风度,只使用了这“很不幸”的外交语言,但大将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则气急败坏,大骂三国的做法是北约的“耻辱”,使“北约”陷入了危机。针对它们的顽固立场,拉姆斯菲尔德嘲讽它们是墨守陈规,不识时务的“老欧洲”。美英的舆论更是大骂法德比三国忘恩负义。嘲笑说没有美英的舍命相救,法国和比利时还不知猴年马月能够摆脱纳粹德国的铁蹄;如果不是马歇尔计划,战败的德国可能要比一战后的处境还惨。谁也没有想到,冷战时铁板一块的北约、冷战后不断扩大和强化的北约居然会因为如何对待独裁者萨达姆政权而撕破脸皮,动了感情,伤了和气。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说,伊拉克问题已令北约陷入最大危机,若美国屈服于法国,或伊拉克受到法国等国行动的鼓舞,将给北约和世界秩序带来灾祸。

  有意思的是,当美国人大谈特谈这次三国的行为将导致北约“信任危机”时,北约内部则强调,北约成员国在这一问题上的分歧仅是技术层面上的分歧,不存在实质性矛盾。实际上,仔细看三国的立场,这一说法相当准确。因为三国只是认为目前北约制定旨在帮助土耳其防务的军事计划“为时尚早",将有损正在紧张进行的政治解决伊拉克问题的努力,并没有杜绝协防土耳其以及排除对伊动武的可能性。在很大程度上,美国的大发雷霆是当盟主当久了,做施主做惯了,满脑子老子天下第一的观念。在美国人看来,对美利坚合众国有利,就是对西方有利,就是对国际社会有利。如此推论,让笔者想起上世纪50年代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总裁的一句流传广泛的名言:“对通用公司有利,就是对美国有利!”人们后来常常用这句话嘲讽那些自以为是、总认为自己代表多数人利益的政客。但此种逻辑,在美国外交政策中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现出来。虽然不能说美国的利益总是与世界的利益背道而驰,但美国利益显然也并不完全等于西方的利益,更不等于世界的利益。

  看到电视中德国外长菲舍尔对拉姆斯菲尔德不客气地说“抱歉,我没有被你说服”的镜头,再想到拉姆斯菲尔德对“老欧洲”的诅咒,笔者不禁哑然失笑。菲舍尔比拉姆斯菲尔德相对年轻得多,上世纪70年代菲舍尔是一位激进的学生,曾经因为游行抗议而与警察在马路上厮打,而拉姆斯菲尔德那时已经是美国福特政府的高官,先是白宫办公厅主任,继之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骂菲舍尔等人是“老欧洲”,显然是指欧洲一些领导人没能“与时俱进”,跟上美国人“预防性打击”的超前步伐,而非他们的年龄。虽然拉姆斯菲尔德有一张不显老的娃娃脸,但他的年龄却可以作菲舍尔的爸爸。至于观念吗,他在某些方面可能是地地道道的“老美国”。“老美国”们仍然把北约看成是冷战时的北约,一个基于共同价值观、相同政治制度和面对共同敌人的军事联盟,美国则是其中不可动摇的霸主。而今天的北约实际上已经衰变成为一个有军事功能的政治同盟,美国虽为盟主,却不再有一言九鼎的权威。由此看来,落伍的可能不是菲舍尔等人,恰恰是拉姆斯菲尔德自己。